澳门金沙银河【官网】

疫情下的洛杉矶⑧中美会“脱钩”吗?(上)

来源:石述思2020-05-21 12:16:35

收藏 打印

一、对抗

如果说,小说中的堂·吉坷德发动的是一场与风车的战斗充满荒诞;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天发动的这场与口罩的战斗则更离经叛道。

5月18日,美国新冠疫情确诊数目突破150万大关,死亡人数超过9万。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疫情达到了可以让公众放心回归社会的拐点。

但政客们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随着失业人数的高企、经济萧条诱发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日益集聚。

为给美国民众打气,特朗普也是拼了。直到5月6日外出飞往亚利桑那州视察一家口罩工厂时,他勉强戴了个护目镜,猛一看仿佛老年超人。出发前他曾说自己会戴上口罩,但最后没有这么做。特朗普不断地鼓励自己的粉丝们将自己视为“勇士”,并敦促美国推动经济重新开放。

颇有些二战末期日本神风敢死队动员令的意思。

他说:“我们不能未来3年都坐在房子里。”

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我不敢轻信特朗普,一是没做好客死他乡的准备,二是孩子尚年幼离不开爹,仍坚持每天“非必要不出门”,苦练中华忍功,除了间或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全副武装去趟超市,就是周末冒险去了趟附近的公园——没想到里面好多人,拖家带口就是不戴口罩,感到美国不仅有大无畏的总统还有一大帮视死如归的群众,I服了YOU,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期间最高兴的事就是在异国他乡过了个生日——面前有蛋糕,身边有亲人,夫复何求。

病毒专治各种不服,终于攻克白宫。在副总统彭斯最终为自己不戴口罩视察诊所的行为道歉后,随即其新闻秘书、特朗普助手和一名白宫保安特勤局探员等人先后确诊。

5月1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表示,所有进入白宫西厢办公室的人都需要戴口罩。白宫经济顾问凯文•哈塞特(Kevin·Hassett)在《面对国民》节目上表示:“上班是件可怕的事。”

5月15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在访问马里兰州一家食品分销商时戴上了一个绣着美国国旗的口罩。

特朗普与口罩的PK在白宫最后变成一个人的战斗。

他的支持者撰文宣称:“特朗普实际上做的是在美国需要强大领导才能的时候投射出美国的强健。” 文章认为,一张特朗普戴口罩的照片“将传达一个信号,即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无形敌人如此无能为力,甚至连其总统都得躲在口罩后面”。

其实,中国人不怎么关心美国总统戴不戴口罩,倒是美国防疫专家们对特朗普无视公共健康展开猛烈炮轰。

5月12日,白宫新冠病毒工作队医疗专家福奇在线上向参议院卫生委员会发表了冠状病毒证词。

他强烈警告不要过于激进地重新开放,并表示这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还会“让我们在要求重启的道路上倒退”。福奇称死亡人数“几乎肯定”高于已知数字。

一个佐证是,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最新预测指出,至8月第一个星期,美国将有超过14.7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比上次预测数据多一万人左右。

二、插曲

4月27日,一个由多家保守派团体组成的名为“拯救我们的国家”(Save Our Country)的联盟成立。联盟领导人之一斯蒂芬•摩尔(Stephen·Moore)是美国著名的保守派经济评论员,他不仅是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的竞选顾问,也是白宫应对新冠疫情经济顾问团队的成员。

摩尔说,如果继续停止经济活动1到2个月,美国将进入大萧条,这不仅会摧毁众多民众的生计,还会造成成千上万的人因吸毒、心脏病、抑郁症等跟经济受挫有关的问题而死亡。

摩尔相信,如果践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行为准则是可以兼顾经济复苏与疫情控制的:“我给你举一个例子。美国最了不起的公司之一是联邦快递。联邦快递在美国有大约35万名员工,在世界各地还有大约10万名员工。他们的员工当中只有千分之一的人染病。这比那些呆在家里的人的感染率还要低。”

目前,一场特朗普全力推动、波及全美各州、事关千万美国人切身利益的权力与专家的PK,正在全面展开。

洛杉矶县5月15日重启部分经济,据ABC 7 报道,仅在5月16日一天,洛杉矶县新增新冠确诊超过1011人,几乎占整个加州新增确诊人数(2244人)的一半。

有个插曲耐人寻味:5月11日,洛杉矶县治安官表示,当地一所监狱内的多名囚犯试图故意感染新冠肺炎,以求获释回家隔离。在发现此事件后的一周内,已有21人确诊。监控录像显示,有多名在押囚犯聚集在热水机周围共用一个杯子喝水,并且一起“闻”一个口罩。治安官还称,有囚犯在体温检测前会多喝热水,以试图提升自身体温。

5月12日,洛杉矶县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Barbara·Ferrer(芭芭拉·费雷尔)博士表示,洛杉矶县可能会将其原定于5月15日的居家令延长至少3个月。

5月13日一早,洛杉矶市长埃里克•贾西提(Eric·Garcetti)宣布洛杉矶将关闭到8月份后,不到12个小时因遭遇公众强烈反对就出来道歉,且一下子开放了所有的零售行业。他以这样的方式给卫生专家留下一点情面:所有洛杉矶人在出门时,都必须戴口罩。

有一个插曲举世瞩目:5月10日,被称为“股市新贵、现金穷人”的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将他位于加州的两处豪宅挂牌出售,总要价是3950万美元。特斯拉今年累计上涨68%,使马斯克的财富增加了83亿美元。“我正在把几乎所有的有形资产卖掉,”马斯克在Twitter上写道:“我将不再拥有房产。”

从3月23日起,特斯拉位于加州的Fremont工厂关闭,由于当地卫生部门的反对最近复工未果,正在卖自己豪宅的马斯克威胁称,特斯拉将把弗里蒙特工厂从加州阿拉米达县迁至得州或内华达州——随即得到来自共和党的德州州长甚至总统特朗普的热情支持,并于5月11日在违反阿拉米达县禁令下强行复工。

随后传出消息说,阿拉米达县已与特斯拉达成协议,将允许特斯拉尽快复工——在与权力的PK中,抗疫专家们再次败北。

细心的美国媒体发现,在特朗普枉顾人命(甚至包括他自己的)地推动复工以来,出现在白宫疫情新闻发布会上的专家从人数到频次均锐减。

三、纠结

美国商务部消息,4月,美国零售销售额较前一个月创纪录地下降了16.4%。与之呼应,美联储公布,4月工业产值环比下降了11.2%——这是有记录的101年以来最大的降幅。3月份以来,美国超10万家小企业倒闭,全国失业率在4月攀升到14.7%。

最近引起美国企业界震动的坏消息是:汽车租赁巨头赫兹(Hertz)目前正在与债权人谈判,希望延长还款期限,避免这家有着102年历史的公司在几周内破产。

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5月14日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爆发造成的经济影响,加州的失业率可能达到24.5%的峰值,并且加州政府的预算缺口达到543亿元。他说,自3月12日以来,近460万加州人申请失业救济,与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最高失业水平相比,增加了240万。——经济再不解禁,政府财力扛不住了。

纽森指出,要保证新冠死亡率在每10000人中不超过一例才能进入开放的第二阶段。就目前情况来看,只有两个县达标。

纽森还宣布,从5月18日开始,无证移民(也就是非法移民)每个家庭最多可以获得1000美元的资助。

这不是简单地体现人道主义精神,而更多地是为了经济:在加州,有逾200万非法移民,无证移民占了劳动力的10%,其中超过7成来自拉丁美洲,每年缴纳大约70亿美元的税款。

有报道称,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将5月15日的“暂停令”往后延至6月6日。但随后又有报道出来辟谣。纽约州两月失业总人数排名第二,自4月中旬以来的一个月,纽约每周新增的失业人数基本保持在20万人,没有加速也没有减缓。目前,纽约州仅允许三个地区有限地重开。

从5月6日起凌晨1点到5点,纽约市大都会运输署(MTA)开始执行科莫(Cuomo)州长的每晚关闭4个小时的命令。这标志着纽约地铁在经历了115年24小时不停歇的历史之后,首次停运。这一行动迫使2000多名无家可归者流落街头和公交车上。

5月7日,哈佛医学院教授约翰•罗斯(John Ross)博士发布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报告:确诊人数增长最快的十个县里,除了一个,其他所有县都在2016年投票支持唐纳德•川普总统。排名前10位的城市在7天内的病例数增长了72%以上。

美利坚,伴随着抗疫进入下半场,行走在一个惊险的钢丝之上——一边连接着众多无辜的生命,一边连接着他们继续生活的渴望。

脚下是万丈悬崖,且已无法回头。

四、批评

很多美国专家、媒体、政客都认为,特朗普延误了战胜疫情的时机,犯了一连串令人惊讶的低级错误。

5月17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3000名“奥巴马校友协会” 成员发表电视谈话,抨击特朗普政府“对这场全球危机应对羸弱、漏洞百出”——“当政者只想着‘我能有什么好处’”或‘其他人管他死活’”,导致“现在这种绝对混乱的灾难(absolute chaotic disaster)”。

他2020总统大选的对手、民主党的总统推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说:当我们准备重新开放美国时,我们必须记住这场危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政府对于计划,准备,诚实地评估和传达对美国的威胁的失败,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CNN知名主持人扎卡里亚坦言,疫情发生以来,民众曾对政府和总统报以极大的期待,从前段时间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不降反升就可以看出。然而,政府的无能表现却辜负了民众的期待,更让疫情中的美国经历着一场“惨败”(fiasco)。

5月15日,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罕见地介入美国政治,抨击了美国总统特朗普面对新冠大流行时“不一致且不连贯的国家策略”,社论称:“美国人在2021年1月选到白宫的总统,必须明白公共卫生不应该受到党派政治的指导。”

4届高尔夫球大满贯赛冠军罗里.麦克罗伊(Rory Mcllroy)由于不满特朗普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表现,宣布两人不再可能一起打球了。

自5月8日以来,纽约市时代广场上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显示着因美国未采取行动而导致的COVID-19死亡人数的估算——作者解释为“本可不必死亡的人数”,它被称为“特朗普死亡时钟。”

五、脱钩

四面受攻的特朗普退回到他一直以来熟悉的逃生舱。

正如德国《明镜》周刊所言:“数周以来,特朗普一直在为他的国家新冠危机的升级寻找替罪羊。这位美国总统先后指责过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各联邦州的州长、他的前任奥巴马和媒体。但他的主要目标始终是率先爆发疫情的中国。”

5月12日,特朗普在美国社交平台推特上(Twitter)发文称:“亚裔美国人对中国对我们国家和世界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愤怒。而华裔美国人是所有亚裔中最愤怒的。我不怪他们。”

随后,生于美国旧金山的华裔影星吴彦祖在社交媒体上提醒自己的总统:你不能代表所有亚裔。并赢得很多华人点赞。这也提醒那些仅仅靠身份证和中国护照划分敌我的网友,是多么幼稚。

 5月14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Fox)商业台电视采访时针对中国再放狠话:“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我们可以切断一切关系。”他甚至依据他熟悉的商人思维为“脱钩”算了一笔账:“每年能为美国节省5000亿美元。”

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商务部、美国国务院和其他机构正在寻找方法,推动企业将采购和制造业务迁出中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告诉路透社,税收激励和潜在的回流补贴是刺激变革的措施之一。

“整个政府都在推动这件事,”其中一人表示。各机构正在调查哪些制造业应被视为“必需品” ,以及如何在中国以外生产这些产品。

目前,特朗普政府正在向一个负责管理数百亿美元联邦退休基金的委员会施压,要求其停止投资一些中国公司的计划,华盛顿方面怀疑这些公司侵犯人权或威胁美国安全。

5月4日。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在维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举办的有关美中关系的在线研讨会上用流利的中文发表主旨演讲。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新一代美国政客非常熟悉中国,并因这种熟悉更加充满对立。

一个令人忧虑的信号是,跟中国“脱钩”正在成为美国朝野的共识。

4月8日,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公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在贸易方面,69%的受访者赞成川普总统对华的强硬贸易立场。此外,71%受访者认为,在疫情危机过后,美国制造商应撤出中国。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新宣布的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项目的价值下降至仅2亿美元,远低于2019年的平均每季度20亿美元。

即使呼吁脱钩的声音高涨,美国经济界也始终存在不同的声音。

2019年10月,美国66%的大企业负责人认为不可能与中国切割脱钩;直到2020年3月,特朗普将疫情责任甩锅中国,这个比例才下降到44%。

美国企业界的一个共识是,供应链短期大规模迁离中国的代价太大。疫情爆发前,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数据显示,逾80%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没有迁移的打算,就成本、效率和可靠性总体而言,中国依然是最佳选择。此外,这些公司大多采取“中国+”策略,即保持中国现有的生产基地以服务当地市场,同时在印度、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其他国家逐渐增加投资。

据CNBC报道,美国财经观察家Jim Cramer表示,美国现任总统有意在3000万人失业之际,想要经济非常糟糕的情况下加征关税,完全是想重蹈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光景。

1948年,美国流行着这样一首歌《On a Slow Boat to China》(《乘一艘慢船去中国》)。

如今,疫情下的中美经济宛如相隔太平洋遥遥相对、暂时放慢行进速度的巨轮,面对风高浪急、云诡波橘,何以冲破激流险滩,最终相向而行?

六、曙光

中国是当代世界经济的火车头,拥有最广阔的市场和发展前景,又率先取得初步控制疫情的显赫战绩,率先浮现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曙光在情理之中。

失去中国市场,便可能失去未来。

4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附加值开始走出一季度的低迷,同比增加了3.9%——制造业同比增加5.0%。而另一项重要指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7.5%,较上月收窄8.3个百分点。这一成绩单好于正在与疫情鏖战的欧美各国。

5月11日上午,沃尔特.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mpany)14个被关闭的主题公园之一——上海迪士尼乐园向游客限流重新开放。“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早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Shanghai Disney Resort)总裁兼总经理乔•肖特(Joe Schott)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说。“隧道的尽头有曙光。”

尽管乐园的日接待量限制在2.4万人——不到病毒暴发前的三分之一,但重见天日的米老鼠和唐老鸭在预示着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在逐步焕发往日的活力。

宝马中国4月份销量跃升14%,但欧美销量仍在下降。4月,丰田在华销售量由跌转升,同比增长0.2%。不过,就全球整体状况而言,疫情扩大导致新车需求骤减。同为日系的本田汽车4月在中国的销量则减少10%,但跌幅比上月大幅缩小。本田还透露称,4月底武汉的工厂已恢复正常运转。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发布报告,悲观地预测 2020 年全球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降 1000 亿美元(约合 7000 亿人民币)。

五个多月前的2019年12月16日,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总裁阿诺特曾一度超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以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以1100亿美元身价首次位居全球富豪榜首位。4月6日,受疫情冲击,LVMH集团的股价从1月中旬的峰值439.05欧元跌到的339.82欧元,阿诺特身价损失约300亿美金,成为疫情之下全球富豪中的“最大输家”。

5月13日,受益于中国市场的回暖,阿诺特实时身价重回千亿级别,以1096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三。

七、裹尸

抗疫期间,一些中国产品在海外旺销,直接体现了中国制造的实力和应变速度。

首当其冲是裹尸袋。

据美国媒体报道,4月21日,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官员证实,当局又订购了100,000多套裹尸袋,此举是为即将来袭的第二波新冠病毒作准备,这个订单共计花费51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机构在前些日子刚刚购买了10万个裹尸袋。

中国有媒体注意到,疫情以来,一家大型购物网站国际站3月丧葬用品订单数比2月环比增加了487%;3月20日至4月20日间,裹尸袋询盘量环比增长22100%;丧葬用品流量前三名为美国、墨西哥和意大利。而4月25日以后,随着欧美疫情传播高峰期过去,加上其救治能力的提升,死亡率逐渐趋于平缓,中国丧葬用品生产出口订单增幅才同步下降。

如果说中国裹尸袋的销售状况是反映欧美疫情变化的一个生动的风向标,那么备受媒体关注的另一个晴雨表来自中国义乌小商品市场——被当成美国大选的晴雨表。2016年,各种纪念宣传定制产品占压倒性优势的特朗普最终顺利入主白宫。

直到美国疫情爆发初期,由于经济发展给力,从义乌反馈的信息表明,围绕特朗普的定制产品仍遥遥领先。不知最近特朗普应对疫情的失误会不会让其在11月败走麦城?

文章关键词: 责编:张亚普

热点推荐

更多>

热点视频

更多>
Baidu
sogou